您所在的位置:国际小说

烟雾和骨头的女儿

作者:(美)莱妮•泰勒 著 叶品娟 译
定价: 38.00元
出版时间:2015年9月
ISBN号:978-7-2290-9960-2
出版社:重庆出版社 凤凰阿歇特

购买
《烟雾和骨头的女儿》已经成为2011年度全球最热门的青春小说;
出版两个月就势不可挡地跻身亚马逊2011年度十大最佳图书之列,
成为榜单上唯一的青春文学图书。

穿越魔界、天上与人间的真爱轮回感人肺腑;身份悬疑成分更增添神秘魅力;
这是一个全新的天使与魔鬼的故事。
清新纯净的爱情故事令人唏嘘,
同时,一系列神秘、诡异的事情从一开始就会掉起读者的好奇,
引发无限猜测和推理,让阅读变成一种探索。


       17岁女生卡鲁疾走在布拉格魅影丛生的曲折小巷,奔向魔鬼商店。她是半人半兽的魔鬼族人疼爱的养女。她的素描本里画满了栩栩如生的魔兽。她会说那些不属于人类的语言。她天生一头蓝发。“我是谁?”卡鲁渴望得到答案,却不知自己将被卷入一场残酷的魔界大战。
       神秘的六翼天使在世界各大城市的门上烙下了永不磨灭的黑手印。带头的天使阿吉瓦冷冷地注视着这一切,期待与魔鬼族最后的决战。蓦然一瞥,阿吉瓦看见了卡鲁,他隐约想起多年前另一个女孩在他耳边说的话——
      “我们用手指勾住许愿骨的一头,各自许愿,然后用力一拉。谁得到大的那一块,谁的愿望就可能实现。这不是魔法,许下的愿望不一定成真。"
      那为什么还要许愿?"
      “为了希望……希望是真正的魔法。"

 
莱妮·泰勒(Laini Taylor)
美国畅销书作家,2009年美国国家图书奖银奖得主。
独特的叙事风格和充满诗意的语言让她的作品深受读者喜爱。
《科克斯书评》曾评价:“泰勒的书应该位居每一位魔幻故事迷的必读书单前两位。

天不怕,地不怕
         星期一早上,踩着青石板上厚厚的积雪朝学校走去时,卡鲁全然不知险恶的一天正等待着她。现在正值一月份,寒气逼人。除此之外,似乎这就是星期一而已,纯粹就是个平静的一月份中的星期一。天又冷又黑——隆冬时节,太阳八点才会探出头来——不过,这样的天气也很怡情。清晨,漫天飞舞的雪花把布拉格装扮得格外妖娆,白茫茫的大地看上去犹如一张年岁已久的旧相片。
         河边大街上有轨电车和巴士交错而过,车声隆隆,二十一世纪的时代气息扑面而来。但那些偏僻幽静的小路,在冬日里却是一派安静祥和的景象,仿佛这里来自另一个时空——青石板上的积雪、幽幽发光的路灯、卡鲁踏出的脚印、她咖啡杯里如飞羽般袅袅升起的热气。卡鲁独自一人,边走边心不在焉地想着学校、课业之类的日常琐事。偶尔想到伤心的往事,她便咬咬牙,强挺过去。对她而言,伤         心痛苦总难免,她已想好应对之策,准备了断这一切。
         她肩上背个画夹,一手端着咖啡杯,一手紧紧拽住外套,那头飘逸的孔雀蓝的长发缀满了晶莹的雪花。
         又迎来新的一天。
         突然……
         身后传来重重的脚步声,有人朝她咆哮着冲过来。一个男人从后面一把拽住她,使劲把她拉到宽阔的怀里,用力把她的围巾扯到一边,把嘴凑到她的脖子上。霎时间,她感到有牙齿触到她的皮肤。
         他一点一点地细咬着。袭击她的人在一点点细咬她。
         她有些恼怒,拼命把那人推开,又不想让咖啡溅出。推搡之中,还是有咖啡泼了出来,落到脏兮兮的雪地上。
“真该死!卡兹,放开我。”她气急败坏地说,转身面对她的前男友。柔和的路灯照着他那张俊美的脸庞。美得让人生厌,她想,然后一把推开他。让人厌恶的脸。
         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他问。
         “你就爱耍这招。但对我不管用。”
         卡兹靠唬人为生。令他不爽的是,卡鲁不吃他这套。“你真是天不怕地不怕。”他抱怨着,还故意撅起嘴——以为这可是难以抵挡的诱惑。要是在过去,她定会就范。她会踮起脚尖,用舌头舔他撅起的下唇。先是漫不经心地舔着,然后轻咬在齿间,再用舌头调皮地戏弄他的下唇。没过一会儿,她会沉浸在热吻之中,整个人如暖阳下的蜂蜜般融化在他怀里。
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。
         “也许你的招数太烂。”她说,继续往前走。
         卡兹追了上来,手插在口袋里,与她并排走。“我的招数烂?又是吼声又是咬脖子,正常人都会吓出心脏病的。只有你不怕,冷血动物。”
         见她没搭理他,他又接着说:“约瑟夫和我准备推出一条新的旅行线路——老城吸血鬼之旅。游客肯定会蜂拥而至。”
         肯定会的,卡鲁心想。他们会花上一大笔钱报名参加卡兹的“闹鬼之旅”。在导游的带领下,他们夜幕下穿过布拉格迷宫般的小巷,来到假定的杀人现场,这时“鬼”将在会从门口跳出来,把游客们吓得尖声大叫。有好几次,她自己也扮成鬼,等到游客们惊魂稍定,突然高举一个血淋淋的人头不停地呻吟。真是太好玩了。
         卡兹以前挺风趣的,但现在他全变了。“祝你发大财。”她目不斜视、语气平淡地说。
         “我们想雇你。”卡兹说。
         “没门!”
         “你可以扮个热辣的吸血鬼泼妇——”
         “没门!”
         “引诱男人上钩。”
         “没门!”
         “你可以穿那件披风……”
         卡鲁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。
         卡兹温声软语,竭力想说动她。“你还留着它,对吧,宝贝?黑丝绒披风衬得你肤若凝脂,明艳照人,无人能及——”
         “闭上你的臭嘴!”她厉声地说,在广场停了下来。上帝啊!她想。她怎么会蠢到这个地步,爱上这个长相俊美却自私自利的蹩脚街头演员,为他盛装打扮,还共度过那样的时光?她真是愚不可及。
         孤独让人盲目!
         卡兹抬起手想掸掉落在她睫毛上的雪花。她正色道:“你敢碰我一下,小心我把咖啡泼到你脸上。”
         他把手放了下来。“哎哟,我的姑奶奶,你要闹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啊?我都说‘对不起’了。”
         “那真对不起,这话说给别人听吧。”他们用捷克语交谈,她的外来口音与他的本地口音相得益彰。
         他叹口气,对她拒不接受他的道歉恼怒不已。这可不在他的计划之内。“好了,”他哄着她,声音粗中带柔,如同布鲁斯歌手把粗犷与柔和的嗓音融合在歌声里,“你和我,我们注定要在一起。”
         注定。卡鲁衷心希望,如果她注定要和某个人在一起,这个人绝不是卡兹。她盯着他——俊美的卡兹。过去,只要他一展笑颜,她就应招而至,义无反顾地来到他身边,好像他那里是个圣地,色彩都会变得更鲜艳,感触也会变得更深刻。她后来发现,经常有女孩子围着他转,只要她不在他身边,马上就有人顶替她的位置。
         “让塔拉做你的吸血鬼泼妇。”她说,“她天生是个泼妇。”
         他一脸痛苦的样子。“我不想要塔拉。我要你。”
         “啊哈!我可不是你的替补。”
         “别这么说嘛。”他说,伸手去拉卡鲁的手。
         她往后退了退,竭力显得无动于衷,心痛的感觉还是如潮水般一阵阵涌来。不值得为他伤心,她告诫自己,一点儿也不值得。“请注意,你这是在跟踪我。”
         “呸,我才没跟踪你呢。我碰巧路过这里。”
         “那就好。”卡鲁说,往前再走几户人家就到她的学校了。波希米亚艺术学校是所私立高中,坐落在布拉格一座粉红色的宫殿里。这里在“二战”期间曾名噪一时。在纳粹统治时期,两位捷克爱国青年割开一个盖世太保指挥官的喉咙,蘸着他的血写下“自由”两个大字。这次反抗纳粹统治的勇敢行动很快被镇压下去,两位青年被捕后,被钉在宫院大门的尖桩上示众。现在,不少学生在这座大门的四周徘徊,有的在抽烟,有的在等朋友。但卡兹不是学生——他已经二十岁,比卡鲁大好几岁——卡鲁以前从未见过他在中午十二点前起床。“你今天起得真早,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”
         “我找到一份新工作,”他说,“要早起。”
         “哦,你现在改为早上‘闹鬼’之旅了?”
         “不是,是别的事。一件……露出庐山真面目之类的事。”他咧开嘴,得意地笑了起来。他想吊一吊她的胃口,让她主动问他的新工作是什么。
         她不想问,冷冷地说:“玩得开心!”然后走开了。
         卡兹在后面喊:“你不想知道是什么工作吗?”听得出来,他还在笑。“没兴趣。”她应了一句,穿过大门走进学校。
         她真该问一问。